中新網莫斯科11月7日電 (記者 賈靖峰)俄總統新聞局宣佈,俄羅斯聯邦總統普京將於11月9日至11日訪問中國,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舉行會晤,並出席亞太經合組織(APEC)第二十二次領導人非正式會議。行前,普京在莫斯科接受了中國媒體的聯合採訪。採訪問答如下:
  問題1.APEC會議即將在北京舉行,俄羅斯對該組織的作用如何評價?俄方對即將舉行的會晤有何期待?中國和俄羅斯在促進亞太地區和平、穩定和繁榮的同時,如何能夠在該論壇框架內加強自身的合作?
  答:在過去的25年中,APEC自身的逐步發展,對該組織的必要性做出了具有說服力的證明。多年來,作為一個久負盛名、頗具影響力的組織,作為一個在亞太地區範圍內磋商經貿領域共同“游戲規則”的平臺,APEC大大提升和鞏固了自己地位。
  值得重點關註的是,在該組織會議框架內做出的所有決定,都是在相互尊重、顧及彼此的利益,在被稱為“APEC精神”的原則下做出的。在當今環境下,當某些國家在國際舞臺上傾向於使用政治、經濟施壓,且常常是以武力鎮壓的方式採取行動的時候,在建設新的地區關係架構時,作為一種有效的協調機制,APEC所起到的作用,幾乎是不可替代的。
  俄羅斯一直積极參与APEC的工作。我國全面參與地區一體化進程,這正在促進國家經濟和社會領域的發展,促進西伯利亞和遠東地區發展任務的完成。
  即將於11月10日-11日在北京舉辦的APEC各經濟體領導人新一輪會晤,無疑將成為今年亞太地區的亮點事件之一。作為APEC-2014的主席國,中國籌備了內容豐富的一攬子計劃。例如,在峰會議程中推動建立亞太自由貿易區“路線圖”的計劃;制定全面加強區域內相互聯繫、促進創新進程和機構改革具體步驟的規劃。
  我想提請大家註意的是,針對2012年我們在符拉迪沃斯托克提出的需探討的問題,在本次會議議程中具有連續性。我認為,這反映出,在以全面、穩定和創新增長為目的的地區共同發展中,俄羅斯和中國的利益相符。
  在即將舉行的APEC議程中,乃至在落實會議決議的過程中,我希望與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習近平保持傳統的、密切的、建設性的協作。我相信,APEC經濟體領導人在北京的會晤,將為進一步加強區域平等、互利的合作伙伴關係作出顯著貢獻。
  問題2.目前,中俄關係發展非常迅速。雙方在天然氣領域的合作取得了重要突破,併在“中俄青年友好交流年”的框架內,成功舉辦了許多活動。您對俄羅斯和中國之間的關係在這個階段的發展如何評價?俄羅斯準備以何種方式深化與中國的全面戰略協作伙伴關係?
  答:深化與中國的關係在俄羅斯外交政策占優先地位。今天,我們兩國的關係達到了全面、平等、信任的戰略伙伴關係的新水平,這是有史以來的最好水平。我們都非常清楚,這樣的合作對於俄羅斯十分重要,對於中國來說,我相信,都同樣極為重要。
  在國際事務中,就主要的全球和地區性問題,俄羅斯與中國擁有相近或一致的立場。我們兩國在多方平臺上開展了有效的合作,在應對國際熱點問題時,密切協調自己的行動。
  俄中關係已成為21世紀確保兩國對外政治利益的最重要的因素,在公正、和諧、安全的世界秩序的建設中,發揮著突出作用。並且我們的雙邊合作擁有著進一步、更加廣闊的發展前景。
  我要特別強調的是,今天,我們兩國面臨著相似的考驗。首先是完善基礎設施、促進高科技領域的發展。我們優先發展的行業在很大程度上也不謀而合,節約能源和提高能源效率、研發新的信息技術、交通運輸、核能、宇宙空間利用、環保、現代化藥品和醫療器械的生產。
  兩國還明顯加大了能源領域的合作力度。從俄羅斯到中國的石油管道已經建成並投入運作,雙方還簽署了擴大石油供應的協議。根據已經達成的協議,俄羅斯正在提高對中國的能源出口,併成立了在俄羅斯勘探和開采石油的聯合企業。若干中國公司已經加入了俄羅斯北極大陸架開采天然氣的項目。我們已經開始著手在中國建設大型合資煉油廠。雙方在和平利用能源領域的合作項目也在順利實施。
  兩國的合作在今年取得了毋庸置疑的突破,簽訂了大型的天然氣項目合作協議。五月份,我們已經就通過“東線”向中國供應天然氣達成了一致。合同簽署的期限是30年,預計每年供應380億立方米天然氣。無論對於雙邊關係還是對於整個世界貿易,這都是有史以來最大的長期交易。除此以外,我們對開闢“西線”供應通道的問題有著基本的互信。該項目的許多技術和商業參數已經談妥,這為協議的最終達成奠定了良好的基礎。
  對於俄羅斯和中國這兩個擁有著悠久的歷史傳統和豐富的民俗文化的國家來說,在人文領域的合作意義非凡。在舉行獨一無二的大型項目(包括:2006年——中國“俄羅斯年”、2007年——俄羅斯“中國年”、2009年-2010年——俄中“語言年”、2012年-2013年——俄中“旅游年”)的過程中,我們在教育、科技、文化、旅游、體育和衛生領域的交流得到了顯著的擴大。
  在成功舉辦國家年活動之後,我們確定了最成功的、反響最好的活動清單,現在這些活動都已成為定期舉辦的活動。這裡涉及的主要有經濟、政治和科學論壇,旅游交易會,文化節和電影節,俄中高校的校長論壇和教育展會,國際青年大會和體育比賽等。雙方於2012年12月通過的未來十年俄中人文合作行動計劃也在持續執行當中。
  2014年-2015年正在實施新的大規模的國家間項目——俄中“青年友好交流年”。在該項目的規劃中一共涵蓋了近600項活動。今年三月在聖彼得堡舉行的“青年友好交流年”開幕式框架內,由捷傑耶夫指揮的俄中青年聯合交響樂團和大學生合唱團進行了首演。
  問題3. 明年是戰勝法西斯勝利70周年。俄羅斯和中國將專門為這一事件舉行一系列的活動。在您看來,兩國共同慶祝這個日子,對延續歷史記憶、打擊否定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果的企圖、促進全球和平具有哪些意義?
  答:2015年5月9日,俄羅斯將迎來一個重大的紀念日——偉大衛國戰爭勝利70周年。而在2015年9月3日,北京將舉行隆重的活動,慶祝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並紀念70年前中國人民將侵略者趕出自己的家園、取得最終的勝利。
  今年五月,在上海舉行會談期間,我與習近平主席約定,我們將一起慶祝這些值得紀念的日子。這些都已經記錄在我們發表的聯合聲明中。
  二戰時期,蘇聯和中國曾是盟國,曾經肩並肩地與共同的敵人進行戰鬥。我們兩國經受住了嚴峻的考驗,承擔了抵抗侵略者的主要重擔。在戰爭的最後階段,我們成千上萬的同胞為解放中國東北獻出了自己的生命。在此,我想對中國的朋友們尊崇英雄紀念碑和犧牲戰士的陵墓表示感謝。
  我們兩國人民用鮮血牢牢連接在一起的兄弟情和互助,為當代俄中關係奠定了堅實的基礎。如今,俄羅斯和中國願意加強全球穩定,在依靠國際法與聯合國的中心作用發展廣泛合作。在全球事務中,我們反對恢復意識形態的對抗,強烈譴責任何篡改第二次世界大戰歷史的企圖。
  我深信,俄羅斯和中國即將舉行的二戰勝利七十周年慶祝活動,將進一步加強兩國間的相互理解和雙邊合作。
  問題4. 您認為,哪些因素導致世界油價下跌?這個過程是否會對俄羅斯經濟產生顯著影響?俄方如何應付其產生的負面影響?
  答:世界油價下跌的客觀原因當然是經濟發展的速度減緩,許多國家的能源需求在減少。除此以外,無論是戰略性的石油儲備,還是商業性的,許多發達國家的儲量都處在歷史最高水平。石油開采技術的創新也有一定影響,這些創新導致區域市場中新烴類物質的出現。
  另外,政治因素對石油價格的影響也一直存在。不僅如此,在一些危機時刻還給人一種感覺,政治在能源價格中占據著主導地位。
  另一個負面因素是,在實際的石油市場與進行貿易的金融平臺之間,缺乏明確的直接關聯。在這種情況下,金融衍生工具的積極採用,成倍放大了石油價格的波動率。遺憾的是,這種情況為投機行為以及為了某些人的利益操縱價格創造了條件。
  毋庸置疑,對於整體預算收入而言,燃料能源產品的銷售額具有十分重要的作用。我們不能忽視石油市場不斷變化的狀況。我們採取的措施是全面的,也是長期的。這些措施預計使俄羅斯經濟的結構和增長點進一步多樣化,同時減少對歐洲市場的過度依賴,包括依靠擴大向亞太地區國家出口石油和天然氣。同時我們還打算優化預算支出以及貨幣和稅收政策。
  顯然,與世界石油市場新形勢相關的風險,影響著範圍極廣的國家和企業。因此,針對這一問題,我們一直與主要的能源生產商和用戶保持著經常性的對話。
  問題5. 如果 “跨太平洋伙伴關係”建立成功,您對APEC的前景如何評價?
  答:簽署各種關於不同形式的自由貿易的地區協定,是全球趨勢之一。亞太地區正在成為全球經濟和政治活動的中心,這種做法在該地區獲得廣泛傳播也絕非偶然。今天,這裡運作著近70項類似的協議,還有一系列項目處在落實階段,其中包括前面提到的“跨太平洋伙伴關係”以及“區域全面經濟伙伴關係”。
  俄羅斯有意深化地區經濟一體化。我們的出發點是,關於自由貿易協定,不應該是分段的,而應當補充多邊貿易體制,促進其團結、加強相互關聯。同時,地區組織也不應對立和相互碰撞。必須在公開、平等、考慮各經濟體需求的基礎上建立這些協議。地區一體化應當是透明的,並應確保所有談判進程之間的信息交流。
  在運作對俄羅斯具有優先意義的 “歐亞經濟聯盟” 一體化項目的過程中,我們特別註重這種方法。該聯盟的活動參數和原則都是透明的,而且是在完全符合世界貿易組織的規則和規定下,予以實施的。
  對於“跨太平洋伙伴關係”實際得到了什麼成果,暫時不宜做出評價。這一倡議的推廣,就連對其參與國的企業和公眾的態度都是封閉的,就更不用說其它國家了。近5年來他們一直進行著談判,定期宣佈談判成果,之後又反駁。最後一次談判是在2013年11月巴釐島APEC峰會前夕。根據報道判斷,他們正在協商繼續談判進程,而這個談判進程處於“凍結”狀態已經有一年多了,重新恢復談判的時間暫時沒有公佈。
  顯然,“跨太平洋伙伴關係”是美國再次試圖建立一個有利於自己的地區經濟合作架構。同時我認為,如果沒有像俄羅斯和中國這樣的地區大國參與其中,未必能夠建立有效的經貿合作。
  亞太地區經濟關係的多邊體系,只有在顧及地區所有國家的利益的前提下才能穩固。在北京制定的“關於協助建立亞太自由貿易區的路線圖草案”中,就反映了這一理念,該草案將在即將舉行的APEC領導人會晤上進行討論。 (完)  (原標題:普京訪華前就北京APEC會議接受中國媒體聯合採訪)
創作者介紹

xrwhkesojfnru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